首页 时尚 旅游 母婴育儿 综合 教育 军事 动漫 星座运势 财经 科技 家居 美食 汽车 国际 游戏 社会 健康养生 娱乐 时事 搞笑 宠物 音乐 历史 文化 体育 情感
您当前的位置:姜各苗楼新闻>军事>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杨宇光:IT赋能、大数据将助力

国际宇航联空间运输委员会副主席杨宇光:IT赋能、大数据将助力

2019-11-14 17:21:33  点击:741

太空飞行是当今世界上最具挑战性和驱动力最广的高科技领域之一。太空飞行活动深刻地改变了人类对宇宙的理解,并为人类社会的进步提供了重要的推动力。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把发展空间作为一项重要的战略选择,世界空间活动蓬勃发展。

近日,国家商报记者采访了国际宇宙航行联合会航天运输委员会副主席、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二研究院研究员杨玉光,并与他一起回顾了中国航天工业的发展。

杨玉光的职业生涯始于中国航天科技公司,他是伴随中国航天系统发展而来的老手。在多年的航天技术研究中,杨玉光一方面遵循航天企业和中央企业的严格特点;另一方面,他热衷于学习新思想,并随时接受变化。

70年来,中国航天人员为不断突破核心技术,推动中国航天事业的快速发展,做出了不懈的坚持和持续的努力这是杨玉光对记者的感叹。

事实上,从最初在国防安全中的应用到像蘑菇一样涌现的商业航天公司,中国航天工业越来越接近公众的生活。信息技术授权、核心技术、大数据和务实精神已经成为杨玉光口中的高频词汇。针对当前形势,杨玉光强调:“艰苦奋斗的精神将有助于航天事业稳步前进。未来,我们将致力于探索核心技术,通过信息技术加强国际合作与交流。航天工业还有更多的潜力值得探索。”

发展过程:关键技术稳步增长

中国航天工业始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1970年4月24日,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在酒泉成功发射。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发射卫星的国家。

卫星发射也是中国空间技术成熟的一个有效例子。在杨玉光看来,从中国空间发展的历程来看,早期的空间发展更多地集中在掌握核心关键技术上。“成功启动后,它有能力为系统工程的整个过程和要素开发和启动服务。”

“在掌握了核心关键技术后,改革开放也给航天工业带来了巨大的活力。”杨玉光指出,从20世纪70年代到80年代初,航天工业的发展速度越来越快。1975年11月26日,中国第一颗可回收卫星成功发射,三天后返回。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掌握卫星返回技术的国家。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发射的卫星数量不断增加,空间规模不断扩大。1992年,中国载人航天计划获得国家批准,后来命名为921计划。载人航天工程是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中国最大、技术最复杂的航天工程。1999年11月20日,中国第一艘无人驾驶试验飞船神舟一号在酒泉发射,21小时后在内蒙古中部的回收地点成功着陆。

自2011年以来,中国在载人航天、深空探测、空间科学、地球观测、卫星导航、卫星通信等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自2015年以来,新一代运载火箭长征6号、长征11号、长征7号和长征5号成功进行了首次飞行,标志着中国航天事业的新阶段。

杨玉光表示,中国的太空发射在2018年创下历史新高。在中国2018年发射的39次飞行任务中,37次由长征系列运载火箭完成,2次由其他火箭完成。

航空航天产业,尤其是航空航天应用产业,对国民经济有着明显的拉动作用,是中国高端制造业实现经济转型的关键发展方向。与此同时,航天工业也开始成熟,并逐渐进入实际应用。空间技术在国民经济和人民生活中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杨玉光认为,经过多年的发展,中国航天员一直依靠艰苦奋斗的精神,将航天事业的不断发展推向一个新的阶段。无论是在研究空间技术还是开发空间应用的过程中,中国的航天人员都遵循务实的精神。在解决一些关键问题的过程中,中国航天员最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将现有技术与实际应用相结合,使关键技术发挥实际作用。

谈商业空间:民营企业让航天产业氛围更加活跃

很久以前,太空发射是我国“国家队”的专属领域。随着近年来国家政策的逐步开放,大量民营航天企业迅速成长起来。截至2018年底,中国大陆已有100多家私营航天企业注册。

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民间资本的实力逐渐增强。如果能吸引民间资本投资太空领域,不断注入活力,将会推动太空产业的进一步发展。

诚然,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中国民营航天产业刚刚起步,前进的道路曲折而漫长。例如,相关法律法规落后,民营企业进入太空领域仍然缺乏明确的法律保护。发射场和装配厂等基础设施不足,对私营企业不够开放;“国家小组”和私营空间企业之间缺乏信息交流平台,保密审查门槛高,削弱了私营企业的流动性。

杨玉光告诉《国家商报》记者,随着行业的发展和技术的迭代,太空领域的门槛也进一步降低。过去只能由国家队企业集中投资才能完成的事情,现在一些私营商业航天公司也开始逐步试行。

杨玉光认为,目前“国家队”主要负责国家的大型空间项目,大量私人卫星发射需求无法完全由“国家队”满足。在这种情况下,私营航天企业可以弥补这一差距。这种民营企业管理体制灵活,市场反应迅速。它不仅能满足企业、科研机构等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还能通过多种渠道增强财务实力,促进商业空间大量机会的爆炸式增长。

事实上,民营企业的快速崛起离不开商业空间投资背后的资本驱动。杨玉光说,就这一点而言,目前资本对商业空间的青睐也源于技术的成熟。从横向来看,与其他行业相比,航空航天作为一种“高科技”技术,需要持续的投资和很长的回报期,即使其他行业已经获得回报,它仍然处于投资的早期阶段。然而,从纵向来看,经过多年的发展,航空航天行业的技术已经日趋成熟,应用范围不断扩大,行业门槛不断降低,更新周期不断加快。因此,投资回报周期确实比期初缩短了。越来越多的资本涌入太空领域。

另一方面,杨玉光表示,私人商业空间的兴起也使得整个航天产业的氛围更加活跃。空间技术的快速商业化有了更多的尝试机会,也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下游卫星通信、导航、遥感和其他服务的需求预计将继续从工业应用扩大到大众消费市场。

发展机遇:多种应用探索准备就绪

除了渴望涉足航天工业的私营企业之外,互联网公司和技术公司也在航天领域频繁行动。

杨玉光告诉《国家商报》记者,空间技术和信息技术的结合是一种必然趋势。

杨玉光以运载火箭的发动机技术和材料技术为例,称上述技术经历了多年的迭代和发展,但实际上只是在一些小细节上有所改进,几乎没有实质性进展。然而,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给整个航天工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电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推动空间技术焕发出许多新的可能性,极大地提高了航天工业的效率。例如,一项原本只能由一颗1吨重的卫星完成的任务现在已经由几百公斤或更少的卫星完成。

另一方面,杨玉光强调,航天工业是一项系统工程。基于这一特点,中国宇航员将在推进一项技术或实施一项重大项目的过程中协调各系统之间的关系。一些国家在完成单一空间项目的过程中表现非常好,但它们缺乏整体协调的能力。然而,中国航天工业非常重视每一个细节的实用性和协调性,并以航天发展的顶层设计为基础制定长期计划。

从这些数字来看,世界领先的发射数量也是中国航天工业积累的真实反映。杨玉光表示,2018年,中国共发射了105艘航天器,包括95艘国内和10艘国外航天器,占全球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杨玉光还对投身航天事业的人才提出了一些建议。他说,空间科学和技术的研究和发展是创新的,需要能够坐以待毙,冷静下来,努力学习。航天工业也是一个高风险行业。一次失误等于一英里。高度的责任感和对细节的控制是航天人员需要的基本素质。此外,航天工业本身也有很大的吸引力。一个好的机制应该研究如何激发技术人员的积极性、创造性和空间感。

“目前,中国航天工业正处于蓄势待发的酝酿阶段。未来几年,我相信中国航天工业将促进空间科学、空间技术和空间应用的全面发展,加强科技成果转化和市场推广。”杨玉光告诉记者,深化国际空间合作也是中国航天事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例如,在空间站建设中,邀请外国企业进行联合飞行试验,积极参与国际组织的空间活动,积极参与制定国际空间行为守则,增强国际空间事务的影响力和发言权。

来源:每网

密切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快乐赛车pk10 快乐十分下注 安徽快3 安徽快3开奖结果